走访澳洲丰田一:精益关厂

精益祖师爷,《精益思想》的作者,james womack博士上个月去澳洲参观澳洲丰田。并写了一篇文章“精益关厂”,与全球30余万精益读者粉丝们分享。我6月份有幸也去参观了澳洲丰田,一方面拜访刘德敏博士,观摩她6月初在今年精益高峰论坛上介绍的“组织发展”;一方面也想实地体验一下“精益关厂”的精神。

澳洲丰田2年前宣布关闭位于墨尔本的汽车制造工厂,包括车身,发动机,油漆,以及组装等设施,共有直接员工2000人,以及管理与其他职能部门员工500人。为什么要关闭厂工厂?因为澳洲市场小,人力资源成本高于欧美其他国家。更重要的是福特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先后撤离澳洲市场, 这一来导致许多零部件工厂也纷纷采取撤退对策。由于市场、劳动成本,再加上供应链等挑战,澳洲丰田终于也随流宣布关厂。

丰田公司非常慎重地由全球总裁akio toyoda 亲自到墨尔本,向全体员工宣布这个不幸的消息。他保证丰田公司将全力帮助全体员工,按照个人意愿安排出路。据说当时许多员工听了这个消息后,虽然不愿意接受关厂的事实,但对总裁的承诺还是很感动的。

怎麽安排员工的出路呢?比如对于有意退休的员工,丰田委请专业公司帮助他们拟定迁移计划,或培养个人兴趣(摄影,打高尔夫等等)。对于想寻求不同职业生涯的员工,则帮助他们在不同行业寻找工作,或者在新领域进修学位。 对于那些还想留在本职工作岗位的员工,则帮助他们提升技能,争取进级(比如从澳洲国家认可的二级技工升等到三级资质,并获得证书)。正是这些在全球其他企业里从都没有听到过的措施,使得丰田澳洲员工大都愿意与公司同进退。

员工愿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继续澳洲丰田日清日高,持续改善的传统。并希望10月份最后出厂的汽车是全球质量最好的产品!这听起来像是说故事,因为一般来说,公司愿意派发遣差费就不错了,而许多有办法的员工早就鸟飞四散,另谋高就了。那还需要这么费周章、折腾!

我上周在墨尔本工厂一天,随着刘博士进行了8公里的走线。过程中曾见到数以百计的工程师,以及一线员工,很惊讶地看到大家心平气和地按照原定计划与步骤进行工作,不见任何关厂的迹象。员工彼此见面交谈中偶尔交换10月后个人行迹的信息,不揾不火,几乎没有听到任何人对公司策略或表现不满的抱怨。

员工们上个月参加改善问题小组qcc的激情不减反增,参与的人数创了新高。公司针对消除员工忧虑特别成立一个行动中心,由专人组织跨职能小组在不同部门收集员工对公司,工作或个人未来的任何顾虑与问题。然后,由相关单位汇总给予答复。几个月下来,所有单位或个人提出的问题都被追踪跟进,迄今都已获得解答。

从因果关系来看上面的例子,公司重视员工是因,员工努力工作回馈是果。这是我在澳洲丰田现场见证到“有因乃有果”的一个例证。公司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在万不得已需要结束业务时,若能体恤员工的难处,为员工着想,并为他们的未来妥善安排出路。那么,公司一定能获得员工爱戴,相互支援,维持到最后一天。如是,创造一个和谐社会,持续安定繁荣,实乃企业关厂之上上策。

我现在明白james womack为什么访问澳洲丰田后,特别为文介绍这个动人的关厂故事。目的是希望全球有识的企业领导人仿效丰田作法,有始有终,是谓“精益关厂”。

 

趙克强博士,2017,7,1于上海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