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环岛中的丰田方式

每年10月有台湾自行车节,压轴的是formosa 900,自行车环台900公里活动。从2014年起,我连续参加了4回且乐此不疲。今年一起环岛的朋友对此有这样的回馈:「再多各自辉煌的岁月,也不抵一起犯傻的时光。」也许犯傻才会发展出丰田方式,让团队合作完成任务。以下是2016年我在骑乘中所思考「互不认识、骑车经验参差不齐的车队,如何能够顺利完成环岛」的命题,比起项目管理毫不逊色。

我们45人一起,参加9天的「环岛」专班。自己生产又消费了900公里的环岛产品。顾客、作业者(骑车者)、管理者(随队服务的6位高手)与老板(捷安特旅行社)、社会都满意。

感谢周围关心我的人让我能全身、心(还没有灵的火候)参加这受到天、地、人(捷安特自行车龙头上的商标)祝福的飨宴。上坡、下坡、顺丰、逆风,酸痛、焦虑、愉悦是交错而来的。这9天是一紧凑的人生体验,让我有许多「心」的联想,虽已参加过三次了,仍欲罢不能。已向tony 队长预约明年的位子以免向隅,但请他骑得稍为慢一点,我不想只看到前面5公尺。

看着车前5公尺时的联想:

  1. 开掉(脱队)后,必须花更多的力气才能追上,但往往追不上。
  2. 原来是给汽车奔驰的笔直道路,让自行车来跑,真有点勉强。特别是汽车性能本来就是越来越好,我的进化与锻炼还跟不上。
  3. 开掉(脱队)总是发生在最高速与最低速,超过我的负荷时。
  4. 看起来明明是下坡,为何对向车道的人却不必踩?而我却完全无下坡的快感。眼睛、头脑会产生错觉,双腿最老实不会说谎。
  5. 桥为何越造越高?越新的桥为何越高?河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河流因上游滥垦招致的土石崩落,垫高了河床,提防越造越高,桥梁也只得跟着提高。源流对策真是一语中的。
  6. 领骑设定节奏(标准),其他五位随队工作人员都在处理异常(悖离标准者)。这是管理者的功能。
  7. 车队常成为5个集团,主集团是跟着领骑,紧凑的一团块,次集团是变动(稍微不稳定)的一长列,其他包括殿后的是散兵(完全不稳定)。我是散兵头。
  8. 工厂有生产管理板,张思哲(开着保母车的主控)有小黑板(里程管理板),一样是里程碑的pdca。
  9. 人、机、料、法、管理,5m是「生产」要素,人、自行车、香蕉苹果、方法、管理是「自行车环岛」5要素。
  10. 好的环岛车队管理可让我们安心、专心的骑车顺利地完成环岛。
    好的管理者可让员工安心、专心、顺利的完成工作。
  11. 长坡分出高下。路陡知马力。和企业竞争是一样的,必须费心费力地对应。
  12. 勉强、用力重踩会立即累积酸痛。锻炼轻踩快转、心肺能力,让新陈代谢平衡,而可享受骑车的愉悦。方法对了就能胜任愉快。

在目标(the goal)中也有一样的说法:

我是整个流程的最后一关,唯有当我走过小径时,产品才算「卖出」,而这才是我们的有效产出–有效产出不是朗尼(领头者)走过小径的速度,而是我走过小径的速度。

朗尼和我之问的距离又怎么说呢?这就是存货。朗尼(领头者)一直在消耗原料,所以在我走完这段路以前,其他所有人走过的路都只是存货。

那么,营运费用又是什么呢?营运费用是能让我们把存货转为有效产出的一切花费,在我们的情况中,也就是这群男孩走路需要消耗的精力。我没有办法眞的把它量化,唯有当我疲倦的时候,我才会知道。

假如朗尼和我之问的距离一直在扩大,可能代表了存货一直增加。有效产出是我走路的速度,而我走路的速度会受到其他人速度波动的影响。嗯,所以当前面累积了比平均速度慢的波动以后,就会一路影响到我走路的速度,也就是说。我必须慢下来,也就是说,存货增加了,整个系统的有效产出却下降了。

而营运费用呢?我不太确定。对优尼公司而言,每当存货上升的时候,囤积存货的仓库开支也随之上升。仓库开支是营运费用的一部分,因此这个指针的数据一定也随之上升。就这次健行而言,每次我们加快速度,追上队伍的时候,营运费用就会增加,因为我们耗费了比平常更多的精力。

存货增加,有效产出下降,而营运费用可能也增加。

我们的工厂的状况不正是如此吗?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