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讓我們生病了

http://www.merit-times.com.tw/epaper.aspx?unid= 484387

(摘自《醫本正經:漫畫秒懂中醫》,時報出版)

前陣子我聽了一位中醫老師的課,他說了些關於疾病的觀點,使我深受啟發,感觸良多。

他提到,是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生了病。這句話什麼意思呢?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周圍很多人是不是先在健康檢查中被確診有「三高」,然後回去後才有症狀的?

老師說,以血壓來講,人的血壓每天可能出現幾十種數值,究竟哪一個才是你真正的血壓值呢?為什麼要認定在醫院時測量的血壓,代表了你所有的血壓狀態?

所謂的血壓值正常範圍自從公布以來,已經被西方醫學界更改了好幾次,這個數值的定義是以蒐集的大數據做為基礎,沒有任何「個性」意義。打個比方,如果以全中國人吃辣的水準,統計吃辣的人體感受正常值,那麼所有的四川人都是超過正常值的病人,都該吃「降辣藥」以維持身體正常指標。

高血壓其實也是一樣。很多人被檢查出高血壓之前,並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可是某次公司健檢「意外」被查出高血壓後,身上果然就開始出現一系列相應症狀:頭暈、頭痛,不吃降血壓藥就心跳得很厲害,簡直沒辦法出門。他們也會特別感慨:幸虧做了健檢,否則血壓這麼高,自己又不知道,多危險!這個,就是老師講的「注意力讓我們生了病」。

你聽過「注意力法則」嗎?就是當你的注意力放在哪兒,那裡就會出現你腦海中一直設想的結果。比如說,你在路上騎車,遇到一個人橫穿而過,雖然很緊張地一邊大叫「讓開!讓開!」一邊盡量閃避,可是不管對方讓到左邊,還是讓到右邊,你一定會撞上他!

再比如,你今天買了一把很鋒利的菜刀,切菜時特別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別切到手,好吧……那基本可以斷定,最後你就是會切到手。這個,就叫作注意力法則——你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個地方,其實是把自己所有的能量、意願都集中到了那裡,那個地方就很容易出現你想像的結果。

我見 我行 我思

在與各公司做改善的時候,我也有許多類似的經驗,也許這文章的題目改成「只要關注,就會進步。」

蒙特梭利說:我聽過了,我就忘了;我看見了(我見),我就記得了;我做過了(我行),我就理解了(我思)。身為外部顧問,進入一個大家都自認為對自己的工作非常熟悉的環境中,如何能夠在短期內得到大家認同的效果呢?首先得找到大家應關注卻未關注的事情,並將其「可視化」,提起大家的「注意」,大都會有立即的效果,然後再思考為何需要這麼做(know why),為何需要這樣做(know how),就會理解了。

最常見且最基本的經營kpi是營業額(顧客的拉貨)、庫存週轉率(投入的資源)、人均營業額(生產力),這是全公司上下均應注意的事情。與其碎碎念(我聽過了,我就忘了),不如編成報表周知,更不如由責任單位每天畫成推移圖(我看見了)。於是開始蒙特梭利循環,我看見了⋯⋯我做了,就會有效果。

豐田生產方式未嘗不是一個提起注意力的機制:

顧客第一:注意後工程的需求(只生產顧客需要的),為何顧客不買單(為何有這麼多的成品庫存)?

just in time:注意時間要剛剛好,注意還欠什麼零件?

自働化:注意為何會有不良品,注意哪一台設備停下來了?注意人為何要當設備的監視者?

全員參與:注意最後一名。

改善:注意還有什麼缺點,注意如何能以更少資源讓顧客更滿意。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