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浪费的资本主义

最近拜读金矿作者迈克伯乐(michael balle)的一篇论文”无浪费的资本主义”。文章先从哲理上讲解资本主义的一些隐在问题,进而讨论替换对策,引入丰田的管理体系;最后教导大家在企业里如何针对弊端,实施对应之策。全文前后对应,讲解得非常清楚透彻,大受启发,真是一篇兼顾理论与实践的好文章。由于全文太长,特节录部分与朋友们分享。

——赵克强博士

资本主义存在三个方面的浪费。

最明显的是,它错误解读了“外部”成本,经济学家称其为“不幸的副作用”:大多数人变得越来越富裕,有些人却越来越穷,但这些人贫穷的代价却没有被考虑。

此外,由于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的实际成本并没有出现在任何公司的账簿中。更广泛地说,很多人把我们的生存资源当成一种收入,而不是资本来看待;结果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被浪费地消耗,好像不会枯竭似的,迟早会出现大麻烦。

其次,浪费在本质上是资本主义成功的一个副产品。‘创造性破坏’(并购,重组,再造等)是一个关键引擎,不断地为人类福祉创造新产品、服务和电子游戏产品的解决方案。但同时,消费者在近乎垄断的情况下购买产品或服务,所付出的代价中只有极小一部分应用于产品研发,而大量资源则浪费在企业的‘创造性破坏’行动里。这的确是一种浪费,尤其企业失败会引发社会在经济,知识,与精力各方面的损失。

最后在公司层面,资本主义的运营模式基本上隐藏著浪费。利润固然是主要驱动力,但大家也都同意不打破几个鸡蛋,就做不成煎蛋卷的道理。因此导致一些误解:一定数量的耗損是被认可的;既然不能期望让所有顾客满意,因此也可以忍受一定比例的客户停止使用产品或服务;既然不可能解决每一个发现的技术瑕疵,因此忍受一定数量的产品报废也是可以接受的。得出的结论是只要公司整体盈利运营,局部浪费是运营的一部分代价。这导致另一种说法,消除所有浪费的边际效益比实际效益高。

失去一个客户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者丢弃几个百分点的报废零件?但事实证明,这很重要。20世纪领先全球汽车的美国三巨头公司怎么会沦落破产边缘,摇摇欲坠呢?20世纪80年代另一个跨国大企业ge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得出无法与亚洲制造商竞争的结论,并决定退出不能做到行业前二名的任何业务。这正是金融分析师偏好的战略思维。

美国汽车公司仿而效之,鉴于亚洲汽车制造商在利润薄弱的小车市场里提供高竞争力的产品,因而撤出小车市场,专注于大型、昂贵、有利可图的suv市场。尽管如此,不幸的是先遇上全球经济体系一体化,油价出现了难以置信的高涨;再加上全球发生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公司堡垒的墙壁再强大终究抵不过。前面提到的专注于高回报、有利可图市场的战略,却又受制于那些不需要购买产品的顾客,把换车计划延后一两年,导致chrysler和通用汽车公司先后宣布破产。

面对过去这些动荡,有些思想家认为政府需要采取行动,有力的去纠正资本主义制度中的这些不平衡,以限制反弹。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争论;首先,许多国家已经实施控制,但实际上并没有明显效果;同时,为避免後天灾难而在今天付出代价的行动很难获得政治上的支持。试问一句,为什么有人会有兴趣为索马里,或重整银行或通用汽车,或降低碳排放多缴付税金呢?我们在找工作和支付抵押贷款方面已经遇到够多的麻烦了!

20世纪的另一个教训是资本主义未必一定浪费,有一家公司采取了不同的路线,通过不断的试验和创新开辟了不同的道路。日本丰田汽车公司逐步开发了一套被称为“精益” 的不同经营模式;这个新的商业模式与这场争论特别相关。因为丰田并不是一家对环保有激情的公司,而是一家執著的大型制造企业,专注于盈利,负责任,并有决断力。

在最近的汽车危机中,丰田受到与竞争对手一样的沉重打击,六十年来首次亏损。但与其他全球汽车厂商相比,丰田储备了足够的现金;过去的十年中,它一直为应对危机准备储备金,不需要拖累纳税人去摆脱困境。尽管它一直因财务上过于保守,错失了许多金融创新投资的机会,而受到金融界的抨击。

那么,被大多数人视为制造战术的精益模型如何重新定义资本主义呢?这听起来好像有点极端,但实际上是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看待‘竞争驱动’、‘利润’、以及‘资本主义’,并且最大限度地减少浪费。因为浪费对企业不利。

让我们从公司层面开始讨论。在商场上,赚钱的本质首先是通过新市场开发,或从竞争对手那里抢来客户,提高营业收入;然后是增加利润,营业收入减去运营成本的百分比。因此,新的业务模型可以概括为客户、成本、资本支出和现金;丰田在这四方面并非完全成功,但已经整理出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分別处理这四方面的问题。

为什么精益方法,针对客户、成本、资本支出和现金,会对全球性问题产生影响? 因为全球政策和决策是人为的,并反映世界观;重点是明白什么是问题,什么不是,什么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电子游戏产品的解决方案,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实现步骤。世界观是從个人经验發展出來的,包括長時間針對特定领域的工作,以及在某公司文化里與同事一起工作。举个例子,丰田的制造高管正因为消除浪费而开发了普锐斯车型,从而打开了低耗能,低排放,混合动力汽车的大门。

一方面,环保运动者期望政府采取一切可能的全球性措施,不惜违背大多数公民的眼前利益,甚至意愿,来解决全球性的问题。另一方面,精益实践者通过一次只教育一个人的方法,努力消除过程中的浪费。这两者都容易被自认为精明的财务经理所忽视,他们只关心股价、营业收入和利润。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机会是认识这三种方法并不相互排斥;事实上,它们是如何在今天繁荣昌盛的同时,为孩子们留下一个同样繁荣昌盛世界这个谜题的三个不同的策略。

结论是精益实践是无浪费资本主义的关键战略。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