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丰田不缺车用芯片

趙博士导读:
当前全球电子芯片短缺,导致许多與芯片相关的制造业面临供应链断裂,不得不停产的困境。丰田汽车遭遇同样的困难,但却能沉着应战,凭靠的就是丰田平日所建構起來,合作無間的供应链。所以说最能显示供应链实力的,莫过于面對危机時的信心,与在危機中應變與反省的能力。



作者:李兆华
https://toyotatimes.jp/insidetoyota/116.html
https://toyotatimes.jp/en/insidetoyota/116.html
全文字数:1969
阅读时间:6分钟



这是toyota times 报导2月10日丰田第三季度业绩时,记者的提问。但丰田的结果与做法好像与一般公司是在不同的频道。上周我转发了“效研会”的https://mp.weixin.qq.com/s/ohbznsxdanta6nbmcznstq 给在大陆工作的老同事时,他也给我同样的回馈:

我的心得是:要教育这种事,可能得当事人亲自体验过!
我跟有些人讲一些丰田的观念时,对方会质疑,不可思议!你是在讲大话吧?例如:追求幸福的工作!对事的分析以及改善,而不是对人的惩处,问责!谁买单?是普遍的反应。结果应为日常的“改善异常”反而不见了。

的确如此,我的经验是外部的人若从结果来学丰田,因为未改变前提,所以会觉得吊诡与唐突,但若从丰田的愿景与常规活动来思考,其结果就理所当然了。

只是累积“应该做的事”

最近新闻上沸沸扬扬的车用芯片缺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丰田出席第三季业绩报告会的近健太cfo(chief financial officer)与长田准cco(chief communication officer)在与记者进行的问答环节中重复了多次的说法,就是“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
以下是关于车用芯片问题的对答:

与发生半导体短缺供货商的关系

全球半导体短缺正在影响着产业界。随着人们无法出门,对计算机和游戏机的需求迅速增长,而担心这种需求将给车用芯片带来压力,并且有报导称一些半导体制造商正在考虑提高价格。

即便如此,丰田计划将其全年全球丰田品牌和雷克萨斯品牌的销量,从11月份第二季度财务结果公布时的860万辆再增加300,000辆,成为890万辆,年度营业利益也从疫情初期,去年5月预估的5000亿日圆,上修到2兆日圆。记者问了一个有关半导体需求增加对丰田影响的问题。

q1:其他公司因半导体短缺而受到很大影响?为什么对丰田的影响有限

近健太cfo 首席财务官:

首先,就半导体而言,全球需求/供应状况都很紧张,而我们处于同样的状况。但是,我们认为短期内我们的产量不会显著下降。

我们确实看到了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持续的每天,每周,每月不仅是与一阶供货商,还包括与半导体制造商沟通并关注情况的原因。

关于前景,我们也听到一些观点认为短缺可能会持续到夏天,但根据我从调达部门和供货商那里获得的信息,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那么长时间。

在过去的危机中(特别是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我们的供应链遭到破坏时,我们吸取了教训,我们研究了供货商的各个层次,并试图创建一个系统,使我们能够在危机初发之时,看到哪些供货商以及哪些零件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与供货商确认情况,我们提供了供货商接下来几个月确定与可靠的生产计划,对长交期的零件甚至是三年的预测。

我认为这是我们与供货商长年的沟通所得到的结果,这是第一个因素。

其次,作为业务连续性计划(bcp)的一部分,我们已经保有了1-4个月程度的半导体库存。

第三,在紧急的状况下,我们确保不仅是与一阶供货商,而且也是与二阶供货商进行沟通并保持紧密联系等等。

我从我们的调达本部听说,在零件供应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他每天通过电话会议等,与供货商进行多达10次的沟通。

我认为,我们以确定的数字下订单的政策,已成为我们在困难情况下与供货商保持密切关系的基础。
此外,有记者问到有关covid-19大流行期间丰田与供货商关系的变化的问题。近健太cfo 首席财务官从“这是否可以说呢?”开始,谈到了丰田与供货商非常具体的沟通方式。

q2:在covid-19的影响下,去年是完全不同的一年。您与供货商的关系有何变化?

近健太cfo 首席财务官:

迄今,与我们的供货商的关系主要是建立在与一阶供货商的关系。对于一阶之后的供货商,我们由一阶供货商承担责任。

但是,去年,许多供货商一直在苦苦挣扎。既有年初产量迅速下降,但又有后来需求回复时很高的负荷。因此,通过一阶供货商,我们与10,000多家二阶供货商合作,确认其业务和利润状况。

这是与供货商的一种全新的关系。

还有,对于大多数供货商而言,我们的质量标准过高。即使我们没有直接要求,但供货商认为只能通过几乎看不见小刮痕的完美产品,否则丰田不会接受它们。

因此,我们的工程师拜访了供货商现场,确认迄今被挑出的零件「这样的话,没有问题」,就双方就可接受的质量水平达成一致。

对于供货商来说,他们看不到丰田的员工,会认为「他们是可怕的人」。但是与他们面对面地交流改变了这种看法,我认为这有助于加快与供货商一起进行降低成本的工作。

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让丰田工厂和生产停顿了。丰田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重新启动。

根据当时的经验教训改进采购网络的结果,已在10年后的covid-19危机中得到了体现。

由本回丰田汽车的最新财务业绩可看出生产,销售和采购等各种职能,与利益相关者的密切沟通的成果。

在covid-19疫情之中,丰田的对应方式正在加速而不是消退。可以看到丰田汽车凭借其与所有利害关系者长时间所建立的信任关系为武器,正直地面对这场危机。

对此,换句话来说,也许就是丰田一直强调的“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本回的业绩报告会成为重申这句话的困难及其价值之重要性的机会。

我的心得

即使丰田与我们频率不同,但它并非存在于平行时空。所有的公司都遭遇到交期越来越短,但却困扰于如车用芯片般长交期零件的难以掌握。与其检讨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要准备多少库存的问题,不如学习丰田,从公司内部各机能、供货商、甚至顾客等所有关系利害者的立场来思考如何共存共荣。丰田已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