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丰田g型织布机”密码(2/3)

二、实现自働化的工具——行灯(a n d o n)

g 型织布机“自働化”的具体实践在于织布机能够“自行检知”纬纱用完了,且会自动换梭。或是纬纱或是经纱断了而能自动停下来。因此可以确保不会产出不良品,且提高生产力。一位女工可从操作20 台织布机提升到50 台。“经纱”断了时,织布机能够自动停下来的机制是每一根纱都穿过一片“停经片”下方的圆孔,织布时任何一根比头发还细的纱一断,“停经片”因为没有了纱的支撑,就会掉下去,而导通电流,发出灯号或音响警报通知操作者来处理,同时也会启动织布机的自动停车机制。停机看似会影响生产力,但不生产不良品,当场保证质量,不必检查,反而更能提高生产力。
(停经片、dropper、ドロップ)

生产力=产出(100%良品)÷投入总工时(少了检查、重修的工时)

于是这能感知纬纱或是经纱断掉,同时启动后续停车或是通知的机制就非常重要了。丰田将此机制横展到输送带的人工操作上,而其发现异常后通知异常、处置异常的机制就是“行灯、andon”。“行灯”是日文的汉字,念法是银行的“行”灯。应是日本与唐朝1交流时学自唐朝的读法。之后在原田的《流的传承》书中提到2,大野耐一对于“线外者(异常处置者)的标准作业应如何明示?”的问题,做了“行灯一亮(异常发生了喔!),请马上过去减少异常”。这是行灯的标准作业。作业者一发现异常,即拉“行灯”的拉索亮灯,等待线外人员来处置。与自动织布机纱一断,即发出警报自动停机,等待作业员来处理的说法与用法不是一模一样吗?这是源于90 年前的想法,是管理改善与作业改善,不必大投资即可有大回报的做法。

比较起来,作为丰田生产方式两大支柱之一的“自働化”,并未受到外界如对just in time 般的重视。丰田却持续地将此自働化的想法与机制内建于其他设备中,人工操作的生产线中,甚至研发等行政作业之中,以求整个公司能够确保质量,提升生产力。
1.日文辞典中解释「行」是唐音,我现在找不到唐朝人来念,所以不知唐朝人怎么念“行灯”,但我曾找来仍保有许多中原传统的客家人来念“行灯”,结果其发音真如日语的“あんどん(andon)”。
2.详参原田武彦「流的传承」第一章,教诲10,人工操作的自働化

三、g型织布机给我的另一启示

大野耐一曾说过自働化有g 型织布机当参考,比较容易说明。而just in time没有相对应的实物可参考,所以很难让人理解。但在上海丰田纺织纪念馆看到“换梭式自働织布机”的运作,再回想大野耐一所期待的流动作业——径赛中的接力赛,则“丰田自动织机制作所”《四十年史》的这段记载,不就是具体的just in time 吗?专利登录第六五一五六号的“换梭式
自働织机”,在高速运转中换梭时,完全不需减速、也不会造成梭子受损,替换动作非常顺畅,可说是 划时代的产品。数年后甚且被英国布莱特厂的技术人员叹称是“magic loom”,

90 年前的织布机只靠着一个动力,连杆、凸轮、链条等简单机械3,牵动上下左右、各机构的无缝接轨地运作,不也是组织中各机构的just in time 表现吗?

<未完待续>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