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的传说》第五章——疑点重重,观察观察(1/3)

夏日的夜晚本该是乘凉的慵懒和惬意,泡在长河水里,逍遥的快活,本该是三五好友谈天说地,躺在摇椅上,喝一口凉茶的透心凉爽。

但如果没有很多意外那就不叫生活,生活的本质就是充满了意外,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不期而至,或是惊喜,亦或是悲伤,正如张小七和朱大路现在面对的一样。

火已经被灭了,大家伙都已经散去。
官府的也走了,留下一句,“以后用火小心点。”飘荡在夜空里,这就是他们的一贯的做法,民间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总会不在,即使追究了大多也会不了了之。

“大路,别哭了,我看这事情有蹊跷,现在现场还没有被破坏,等天亮了,童大叔过来后,咱们再做打算。”面对这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张小七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月光流在天空,洒在此刻的大地,无言无声,若似悲凉。
朱大路呆呆的坐在路边,看着燃尽的酒楼,好像没有听到张小七说的话。
“我若是死了,他们会活的更安全,更有面子。”

“师傅,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他们是谁?”
“那些参与流月城之战的人,曾经想争夺精益堂秘籍之人。“
“那他们现在身在何处?“

“他们身在暗处。最近镇子上是不是来了很多陌生面孔?”
“镇子上每天都有很多陌生面孔啊?”
“大路啊,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像小七一样仔细认真,学会观察呢?”
“师傅,我…..”

“大路,你是不是觉得师傅每天让你切菜,劈柴很枯燥?”
“师傅…是有点。”
“可是你知道这就是飞龙刀法的基础么?”
“弟子不知。”

“之前我跟你提过,切,斩,砍,剔,削,劈,万变不离其宗。此刀法原来叫做屠龙刀法,乃是本门祖师爷所创,你知道为什么这里叫做金龙口么?”
“弟子知道。”

“恩,传说若不是祖师爷创立者屠龙刀法,那条金龙还会祸害人间。”
“可是现在为什么叫飞龙刀法呢?”
“你的师祖觉得名字不太好听,就改了名字。所以我想跟你说,叫什么不重要,是什么也不重要,穿着外表光鲜的看起来不一定有钱人,而粗布衣服的也不一定是穷人。刀法的本质是什么?”

“打败欺负我的人。”
“仅此而已么?“
“保护家人。“

“你不想用这样的刀法做出一顿美味的晚餐么?其实你心里已经觉得这是简单的刀法,而产生了抗拒,如今为师对你说了便是让你重新认识它,你怎么对待它,它就会如何对待你,明白了吗?时日无多,你多加练习,为师会多指点你。”

“对,是的,是他们,就是他们干的!!”朱大路疯子一样的拽着张小七的衣服,喊道,“我知道,是的,就是他们干的。”
“谁干的,你说谁干的?”张小七紧紧抓住朱大路的双肩,怕他失控。
“是的,是的,是他们。”说完,朱大路抱着张小七嚎啕大路起来,“小七,我真没用,我真没用!”

张小七此时更加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任朱大路肆意的哭泣。
晨雾依稀,阳光轻薄的有些阴郁。
“大路,醒醒,童大叔过来了,还有百草也来了。”张小七摇醒躺在他怀里的朱大路。

朱大路站了起来,看见一位虬髯大汉站在那里,说了一声,“大叔。”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童大年抱住了朱大路说:“孩子没事,还有大叔呢。”

“大路哥,擦擦眼泪,别哭了。”一位身着青衣的少女,递给朱大路一块手帕。少女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泉,圆圆的脸蛋,皮肤有点黑,背上背着一个药箱,满身都是一股药箱。
“百草你也来了。”

“恩,爷爷今天还有病人要看,让我跟童大叔一起先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走,我们先去看看火灾的现场吧。”童大年说道。

火早已燃尽,只有斑驳,漆黑,碎片,还有一些相互倚靠的残垣。
“咦,奇怪。百草过来看看尸体有没有中毒。“童大年道。
“师傅,难道是先下毒在纵火的?“张小七回答道。

<未完,待续>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