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的传说》第四章——道法术器,依势而为(2/3)

“走吧,赶紧走吧,别看热闹了。”客栈的人一哄而散,都是成名的剑客刀客,此刻却惶惶不安。
“唐勇,沙漠孤狼,采花大盗,长期在混迹在塞外,跑到边陲来干嘛?“红衣少女道。

唐勇大笑几声:“那你不在苗疆为何来此?”
红衣少女脸色一变,手中的鞭子又收紧了许多:“说!”

唐勇涨红着脸,勉强说道:“赤练红魔果真名不为虚。”
红衣少女鞭子稍微一松,冷笑一声道:“你倒是都明白的很,说你到底干嘛来了?”

唐勇大笑几声,“灵舞,精益堂四大长老之一苗如烈的徒弟。哈哈哈!”
说道这里红衣少女脸色微变,又把赤焰鞭拽了更紧。

这时,客栈外响起一阵风铃声,若远若近,里面夹杂了哭泣的声音,唐勇听到风铃声,脸色大变,头一歪,嘴里流出黑血,两人一看知道是咬毒自尽了。

红衣少女和黑衣人连忙追出门口,看到远处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两人对视一眼准备去追。

而此时一支信鸽正从黑影处闪过飞往滴水山庄,信中的内容正是:碧月七星刀和赤焰鞭以现江湖,未见精益堂长老踪迹。“
“不必追了。“一个尖声细语的声音从柜台后面传出来,“人早跑远了,对方有备而来,岂是可以追上。“

红衣少女和黑衣男子回过头来,看见一位身材修长,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消瘦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戴着一顶翻边的小毡帽,两个手插在一起,放在袖子里,模样甚是古怪。

消瘦老者坐在黑衣人的桌子旁,倒了一碗酒,吃了一口菜,看着已经死了的唐勇,叹叹气,“晦气,晦气。今天一单生意都做不成了啊。“

“喂,老头你是谁啊?”红衣少女边走过来边问道。
消瘦老者并不答话,喝了一口酒,继续自言自语,“火莲红,苗疆出,赤焰炎龙神鬼哭。”

“老头你真有学问啊,什么都知道啊,难不成你就是三无先生啊。”红衣少女调皮的笑着说。“来来来,老头,帮我看看这个东西可以换什么秘密?”说着拿出来一件黑黝黝的,竹节状,手掌长的东西。

“那是我的。”黑衣人伸手要抢过来。

红衣少女手一收,“你忘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如何改善你的速度呢?要不要听。”

“好了,不要吵了,反正呢,你们身上只有三样东西或者其他更有价值的秘密,才可以交换一个秘密。”

“哪三样?”黑衣人问道。
“墨老头最近怎么样了?”消瘦老者夹了一口菜。
“家师还好,让我问候先生。”黑衣人道。
“恩,不错,亏他还记得我。”消瘦老者道。
“哦,原来你们认识啊?难怪不理我。快说说,老头哪三样东西。”红衣少女道。

消瘦老者斜了红衣少女一眼,尖声细语的说,“赤焰鞭,碧月七星刀,还有…“,然后用手指指红衣少女手里的东西。

“风儿啊,此番出岛,去三无客栈,见到碧月七星刀那人自会见你,若是运气不错,他应该已经打探出一些消息,不过此人有些脾气,你要多多忍耐。”
“师傅教诲,徒儿记得。”

“此人江湖换作三无先生,因为他的客栈就是三无客栈,无酒,无肉,无房间。“
“果真是一个怪人。“

“哎,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凡事喜欢特立独行。“
“那他到底与师傅是什么关系?“

“他的真名乃叫做叶无痕,落叶无痕,闪电快手,乃独行的江洋大盗,后被我救过一命,从此改头换面,入我精益堂门下,一起随堂主传播精益之道。“

“可流月城之战,叶先生没事吗?“
“虽然他拜入精益堂门下,可此事只有堂主和我知晓,让他换成三无先生身份,一来可以打探江湖动向消息,二来与他要好之人都乃江湖恶人,可让他在潜移默化中,逐步渗透精益思想。”“为何要潜移默化,何不光明正大呢?“

“本来正邪不两立,如若传道给另一派,人家何能接受,势必反扑的厉害,所以堂主想出这暗度陈仓的法子来。“
“那即便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会一下子被看破吧?”

“那是断然不会,精益之道,乃分为道、法、术、器、若要传道,不一定讲道,正如你所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可以讲术,用器,举个例子,砍柴用什么刀好呢?”

“当然是用柴刀了。”
“这就是了,他用菜刀砍柴,而你给他柴刀,你说他会作何感想?”
“肯定是用柴刀便是了。”

“对了,用久了,便晓得柴刀的好,砍柴的方法和诀窍也自然是用惯了柴刀的。你说结果会如何呢?”
“我明白了,那定然是说柴刀好了,要一直用下去的。”
“恩,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道只可意会,借术器而言么?”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也皆知恶之为恶,可是什么是美,什么又是恶?”

“好看的自然就美,凶恶之人自然为恶。”
“那什么又是好看,什么又是凶恶呢?”
“这…好看就是看起来舒服,例如说这落日的美景。”

“所以若没有这落日,你便不会觉察这风景,也不会觉得如此美好。”

“弟子有些明白了,那有没有先悟道,再行动,实践精益之道之人呢?”

“有,但少之又少,就连我本人,也是途径几变,才跟了精益堂主。变化可能或好或坏,有风险而存,所以人都不愿意尝试挑战,只喜欢固守,如那温水中的青蛙,所以即使是正道传道,依然艰难。信,行,悟,证难亦。”

“那该如何传精益之道?”
“依势而为。”
“依势而为?”

“道,法,术、器,道呢,好比是明确的目的地,你要心中一直想着这个目的地,它是一个指引和明灯;而法呢,就是朝着这个目的地航行的过程,你需要好好的策划,系统的,而不是单一的点;而术呢,可以理解为具体的路径,你去三无客栈很多条路径,你该如何走呢?而这器,就是你使用的工具,出海用船,行路用车。“

“那如何依势而为呢?“

<未完,待续>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