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的传说》第三章——市场法则,成本为先(1/3)

只有阳光是最公平的,不管你这个人是不是快死了,都同样会照在你身上,让你觉得光明温暖。

杨凡正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这样的天气刚刚好。

师傅告诉他,他是在一颗大杨树下,被师傅捡到的,当时的太阳跟今天一样明媚,没有一丝的悲伤,师傅还说取名一个凡字,希望他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就好。可是师傅也说,一个人要成为怎么样的人,全都要看他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杨凡希望自己可以不平凡,其实他并不知道在他的血液里流淌的本就是那不平凡。

于是他对一件事情非常感兴趣,然后他对这件事情变得狂热,那就是练剑。当他开始能拿的动剑的时候,就开始拔剑,虽然每次都很吃力,但是他依然感到兴奋,师傅对他说,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去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

他不明白师傅说这些话的用意,但这不妨碍他的兴趣和兴奋,他的追求完美。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师傅山上采药,山下静修,从未间断,因为师傅说精益之道先修心法,再修招式。

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是很懂,总是缠着师傅教他一些招式,师傅坳不过他,便教他一招半式,可是他却总也练习不好,偶尔招式到位,下一次却怎么也使出不来。

师傅说,世上之人练武都贪图快捷,追求招式的新奇,却往往忘记了练武的根本在于根基,内功心法,一味的追求捷径便会本末倒置。

渐渐的他明白了,从此不再缠着师傅教他招式,而是静静的练习内功心法。
不过这些年来师傅只交给他这一招—风流云散,十七年来,他每日每夜所练习的也只有这一招,但他从未感觉到过厌烦,因为即使这样,他还是赶不上师傅。

师傅说,凡事不可追求快,欲速则不达,唯有慢才可以更快。
于是,十七年来,他所练习的一直是慢。

昨天师傅说他可以练如何快了,可是他却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但师傅说,等待有把握做一件事情,就意味着永远的等待,他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
这时候,月亮跑过来,用舌头舔舔他的脸,意思是该去吃饭了。月亮是一条终南山的野狼,已经7岁了,是他去终南山顶练剑时候捡来的,也是这十七年来唯一的朋友,永远不会背叛他的朋友。

当他把月亮抱回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师傅会责怪他。

但师父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凶险的并不是狼,而是人,因为他有欲望,也有要满足自己欲望的欲望。而狼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诚的动物,如果失去他的伴侣,他会彻夜不离,哀嚎悲泣,可是人能,却恨不得立刻有了新欢。

杨凡从草地上起来,抱抱月亮,说走吧,回家吃饭,看看今天师傅做了什么好吃的。

月亮摇摇尾巴,跟在杨凡后面,脚步轻盈,五月的山上,一片绿色,娇艳欲滴,呼之欲出,他摸摸脖子上翡翠玉扣,比这绿色还翠。

师傅说,那是发现他的时候,脖子上就系着的,应该是家人留下的信物。这翡翠玉扣不同于其他的玉扣,上面雕刻了一只眼睛,栩栩如生,如果长时间盯着,会有一种被催眠的感觉。

翌日的山顶,依然阳光绽放,微笑如花。
“今天练剑,可有把握?”
“有九成把握。”
“为什么没有十成?”
“因为你是师傅。“
“你学的是杀人的剑法,眼中为何有师傅? 接剑。”

杨凡接过师傅抛过来的剑,漆黑,狭长,很自然的贴合在手中,剑在杨凡手中抖动不止,发出萧萧之声,瑟瑟而吟。
“师傅,这剑为何声声作响?”

“这剑唤作流光,乃为师当年夜遇星损,拾得玄铁,请江湖神匠铁臂铜锤所铸,因划空而过,剑锋如闪,为师唤它流光,此剑三尺七寸,重七斤七两。曾与为师征战多年,饮敌人之血无数,如今为师传剑于你,它是舍不得为师,故而发出萧瑟之音。不过它也告诉为师,它将服从于你这个新的主人。”

“师傅…”杨凡看着师傅空空的右臂不忍道。
“不必多言,出剑。”独臂人道。
“师傅…”杨凡依然站立不动。
“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何必婆婆妈妈!出剑。”独臂人道。
“得罪了师傅。”杨凡应声而动。

此时风起,只见杨凡静如泰山,神色不动,一剑指天,身子随之腾空而起,人随剑起,在空中划出一圈剑光,如云帆朵朵,漫天而来,层云汹涌,只见剑光闪耀直奔对面的独臂人而去。

独臂人并不惊慌,左手木剑直奔飞来的剑光而去,“啪”的一声木剑已经贴在流光剑上,只见杨凡在空中身形一转,剑如疾风,破云而出,点点剑光,唯有破云之式乃是夺命之剑。

那独臂人迎剑而上,却不料杨凡龙吟长啸,这使出的乃是虚招,后面才是真的破云之式,独臂人心中一惊,要想再退已经来不及,只听“扑”的一声,独臂人的木剑被削成两节,而独臂人的肩膀也被划出一道口子。

“师傅..”杨凡赶紧收起剑来,跑到那独臂人跟前。

没想到那独臂人反而仰天长笑,“哈哈哈,妙哉,妙哉!”转身对杨凡说道,“这是身法可是自创?”
“师傅,我….”
“为师不是怪你,而是为你高兴啊。虽然这么些年为师只教你一招风流云散,定知你心有不甘,肯定会取道大自然,看来你已经自知如何问为什么了啊。”

“这招风流云散虽然是一招,但博大精深,徒儿我不能一一领悟,便把它拆解出来,每日反复研习。那日在山顶看到苍鹰捕食野兔,在苍鹰快要接近野兔伸出爪子的时候,那野兔突然一蹬,苍鹰被蹬走,可是那苍鹰不死心又扑过来,可是这扑确实虚的,等兔子的腿蹬完,苍鹰那才使出真的抓,把兔子抓走了。”

“不错,很仔细的观察。”那独臂人点头微笑的道,“精益之道就是讲究现地现物的观察,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有所改善。”

“于是徒儿就想,如何在这一招里面,不断拆解,慢慢衍生,毕竟师傅你对此招太过了解,不然我怎么赢你。”杨凡此刻也露出笑容,顽皮的说道。

“但我观你用此剑尚有不足。”独臂人道。
“师傅何出此言。“杨凡虚心的问道。
“为师刚才不是说了吗,此剑乃专门为为师打造,七斤七两,三尺七寸,是从师傅的身高,体重,臂长都全面做了考虑。“
“这便是师傅常提到的人剑互动吗?“

“正是如此,若要唯快不破,不能光从招式,内力入手,兵器的好坏长短,自己用起来是否贴合都是必要的因素。“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小孩就应该拿小孩一般重量身高之剑,对吗?“

“正是这个道理。”

“那该如何,此流光剑又不能重铸。“
第二章——消除浪费,唯快不破(2/2)

“不妨事,为师曾经说过,等你战胜为师之时,便是你下山之日。“独臂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杨凡,”带着这封信去找这个人,他会帮助你把流光打造的更加适合你。毕竟对于应该更快的流光三剑,此剑或许有些过量了。”

“什么是过量?”
“适合你需要的才是恰好的,多一分,少一分,都足以影响你的速度。”

“那除了剑本身呢?“
“还有你的动作,多一分,少一分,也都足以影响你的速度。”

“那除了动作呢?”
“还有你动作的正确和完整度,多一分,少一分,也都足以影响你的速度。师傅经常提起的精益之道的一个词是什么?“

“浪费。”
“那什么是浪费呢?”
“任何对武功不增值的地方都算是浪费。”

“恩,说的对。剑术最高的境界,便是驭剑之术。既然是拔剑而挥,就是需要时间的,但剑又不能不拔,否则如何御敌,这就是必要的非增值。”
“必要的非增值?”

“就是暂时取消不了的,现在还必须依靠的动作来完成整个剑术,而增值就是你的剑刺进对手的那一刻。所以流光三剑的最高境界便是驭剑,草木皆剑,随心而动,便没有了浪费,动若流光,闪若流星,唯快不破了。”

“那师傅现在是第几层了?”
“呵呵,为师现在也才是驭剑的第一层罢了,所以你更要勤加练习。”

“弟子记下了。”
“不是记下了,你要记得,为师教你的最重要的方法是什么?”
“多问为什么。”

“不错,虽然你的武功放眼江湖也算不错,但江湖经验还不足,凡事多问为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为师每次都是问你自己的感受,而不是直接告诉你。你已经取道大自然,改善剑法,应该更加理解才是。”
“弟子知晓。”

“今日为师再传你两式,加上之前的风流云散,流光三剑已经全部传授于你。下山之后,你要勤加练习,看看为师这流光三剑师傅还有其他浪费的地方,哈哈。”

“师傅为何这精益之道把这浪费放在核心?”

“很好,你有此一问,可见你并未拘泥在影响剑法的浪费上。你可知这精益堂除了研习武功之外,还传道精益于何处?“

“弟子不知,请师傅教诲。”

“是为师从未对你提起,现在你要下山,为师就说于你。这精益之道,乃精益堂师祖无剑先生所创,无剑先生天资聪慧,年幼时遇见蓬莱高人,传授流风回雪秘籍于他,并告知无剑先生要仔细研究,且不可拘泥于剑术之中。当时无剑先生觉得大为奇怪,为何这武功秘籍还可用作他处。于是便在流月城中潜心研究,终于明白其中的奥妙。”

“是何奥妙?“
“就是经世济民之法,工农商兵皆可用之。”
“这剑术之法,居然皆可用之?“

“当时我也还小,并不明白,也是后来渐渐参悟。只有把这消除浪费放在核心,精益之道才是普世之道。“

“那请师傅仔细说说。“

“刚才所讲浪费就是不增值的地方,但这样说起来比较晦涩,所以就把浪费又分为七种,方便人们辨识。方才所说的过量是其中的一种,为何说是工农商兵皆可用呢?你想若是生产粮食,不能被人食用,便会生虫坏掉,多产又是何用?若是生产出来的物品,不能被社会所消费,多产又是何用,却又白白消耗了资源?所谓的谷贱伤农也便是如此,所以过量对整个社会也是巨大的浪费。”

“师傅,咱们回屋去说吧,已经起风了。”
“也好。”独臂人答道,杨凡吹了一声口哨,月亮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摇着尾巴也一同进屋了。

进了屋,两人坐下,杨凡倒了一碗水递给独臂人说道:“师傅,喝点水再说。”

独臂人一碗而尽说道:“真想痛痛快快的喝上几杯啊!”
“师傅,你还是别喝酒了,不然那咳嗽又要犯了。”
“好好好,那就不喝。我还是继续说于你。这第二种便是唤作多余之物,也是第一种浪费的衍生品,这过量生产便会造成这多余之物,造成空间,存储的浪费,长期保存不善便会变坏,所以不论工农商兵,你想是不是皆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那战略物资储备呢?”

“那又另当别论,需要建立标准的物资储备就不算做多余之物,这个以后在说于你吧。”
“那第三种呢?”
“这第三种便是搬运。多余之物还需要搬来搬去,找来找去,岂不是浪费了大把的时间,人力物力都有损失。”

“但是这东西不靠搬运那么靠什么呢?”
“所以为师刚才也提到了,浪费里面也分为纯粹的浪费和必要的浪费,这搬运就是属于必要的浪费,又换做必要非增值,即现在取消不了,没有它又不行的。例如说这拔剑。”

“恩,徒儿明白,那么第四种又是什么呢?”

“第四种刚才就已经发生了啊?你想一想,刚才为师叫你动手拔剑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弟子犹豫不决,不想拔剑。”
“这要是真的遇到敌人又该怎么办,这便是等待。等待有把握做一件事意味着永远的等待,就不用为师再说了吧。你的等待,也是浪费为师的时间啊,明白了吗?”

“弟子明白了,时间是最公平的。”

“不错,所以凡事不能等待,立刻去做,而且要体现精益之道的流动,把两个等待之物尽量连接起来,让它们不再等待。”

“这便是剑法要一招接一招,不能给敌人喘息之势。”

“好,说的好。正是如此,这第五种呢便是缺陷。假如刚才为师说的生产之物都是不好的那怎么办,不光是多余的问题了,连生产出来的都是不能用的,或者即使重新修正再去使用或者食用是不是也浪费了人力物力。“

“确实如此。“
“所以精益之道讲究的一次做对,便如这剑法一样,若是给了敌人第二次机会,你就没有机会了。”

杨凡若有所思,心中暗想,精益之道果然奥妙无穷,看来自己还是要好好研修才是。独臂人观杨凡此状,知道他心中所想:“不必着急,下山之后在沿途可见机行事,若有需要,你拿方法试之。”
“恩,师傅说的极是,若不去尝试,如何体会其中的奥妙呢。”
“这第六种便是过度。”

“这过度和过量有何区别?”

“其实这过度也是过量,但侧重点不同。例如说,这兵刃应该经过熔化,淬火,锻造才能成为好的兵刃,这三个过程缺一不可,锻造需要九九八十一次打造方可,若是打造多了可能这兵刃会成为废品,即使不是废了,但你多消耗了打造次数,必然浪费了体力和燃烧的炭火。这就是过度,而过量就是你应该打造一把兵刃,却打造了好几把。”
第三章——市场法则,成本为先(1/3)

龙湾村,三面环山,有一条河从村子流过,蜿蜿蜒蜒的,一共九曲十八湾,就像是一条飞龙,嵌在大地上。

河水很清澈,就像是处女的眼睛一样,纯洁无暇。

传说民间大水,龙王劈山疏导水路,形成两个岔口,村落由此而成,一处唤作金龙口,离龙湾村约5里,乃通往边陲的必经之路,繁华热闹。

而另外一处就是这里,却是祥和安静。

龙湾村口的山崖上,有一棵老松树,树干蜿蜒曲张,探出了山崖很多,弯弯曲曲的像一条飞龙,据说树干上面是有龙的爪印。

张小七为此爬上过老松树,但并没有看到过龙的爪印。
朱大路笑话他道:“那是传说而已,怎么会当真。”

张小七却认真的回答道:“我师傅说,信就能看见,而不是看见才信。”

“就你师傅,整天就会打铁、喝酒,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么?“朱大路一脸不信的样子。

“这么高深的话岂是你能理解的么?这是精益之道,说了你也不懂。“张小七不服气的说道。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赚钱吃饭就够了,什么信不信的,我闭着眼睛,天上就能掉银子么?“朱大路也不服气的回击道。

“难道那么多传说,你要一个一个去看见么?“张小七继续说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朱大路道。

“什么强词夺理,难道你师傅教你的飞龙刀法,真的能变成一条飞龙吗?“张小七道。
“这….“朱大路说不出话来。
“那你为什么还要学习飞龙刀法呢?“张小七道。

“因为师傅让我学。“朱大路道。
“那你呢,自己怎么想的?”张小七问道。

“当然学了,因为学完了可以保护百草。”朱大路不假思索的说道,然后脸色微微一红。

“可是现在上官大叔也就仅仅教你如何切菜啊,并没有教你什么刀法啊?”张小七道。
“是啊。”说道这,朱大路叹了口气。

“那你这切菜的刀法可以保护百草么?“张小七道。
“我…不知道。”朱大路结巴道。

“你真的不知道么?”张小七继续追问。
“我觉得应该可以吧!”朱大路有点怀疑的回答。

“为什么呢?”张小七问道。
“因为我相信上官大叔不会骗我啊!”朱大路道。

“可是你并没有学会这个刀法不是么?而且只是每天切菜不是么?”张小七道。

“上官大叔说这是基础。”朱大路道。
“那么你相信了?”张小七道。
“恩恩。我相信了。”朱大路道。

“那就是说,你同意我刚才说的喽。”张小七道。
“什么刚才说的啊?”朱大路道。

“信就能看见,而不是看见才信。”张小七道。
“哦,哦,又被你绕进去了。”朱大路道。

“其实啊,我看你一点也不信,菜切呢那么烂,以后要多多练习才是哦。”张小七拍拍朱大路的肩膀道。

如果你对某件事深信不疑,那么你一定可以实现它,因为不管大小,那是你的愿景,你必然会全力以赴,而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可是现实中却恰恰相反,人们总是在别人成功后,懊悔不已,觉得自己错过了良机,让别人白白占了便宜,那是因为其实很多时候远没有到拼智商的时候,坚持和信念才是真正的比拼而已。

夏日的村子,蛙叫,蝉鸣,轻风略过,水面微波,深邃而静谧。
这样的时候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泡在水里乘凉。

而张小七和朱大路正在这样做。

“大路,你说,我师傅他最近怎么这么奇怪呢,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还给了我一样东西,黑黝黝的,说是什么钥匙。“张小七对着大路问道。

“我哪里知道,每次去我都不敢看他,老冲我吹胡子瞪眼的。“朱大路往身上撩了些水,”真凉快啊,还是泡在水里舒服。“

“那是恨铁不成钢。你说你这切菜刀法都学了多久了,切个土豆丝还那么粗,童大叔不说你说谁。“张小七瞪着眼睛边往朱大路身上边泼水边喊道。

“哼,那叫飞龙刀法好不好,切菜那是小意思。你们天天就是精益长,精益短的,也没见耍出一个道道。”朱大路不服气的说道。

“怪什么怪,都说了你不懂。要我说啊,你们家上官大叔才真是怪,不仅地方破,酒菜还买的那么贵,谁去啊。”张小七说道。

“你说这倒是,可是怪就怪在,每次童大叔过来喝酒,他也不收钱,还好吃好喝好招待。“朱大路挠挠脑袋,”你说呢,小七?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咱们俩?“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有可能,他们两个在一起,总是神神秘秘的。“张小七靠在岸边,嘴里叼着一根苇草,”不过也不对,上官掌柜在金龙口,而童大叔是后来才来龙湾的,不可能认识吧?无非是帮你家掌柜的打打菜刀,还有其他铁器,认识而已罢了吧。“

“你都说不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呢?“朱大路也学着张小七靠在岸边,”不过我家掌柜最近也怪怪的,总是叨叨着什么,要来了,要来了。“

“哎,先别管他们了,我说,上官掌柜的怎么也不把酒楼给翻新翻新,破破烂烂的,谁愿意去啊,要不每次童大叔非拉着我去,我才不去呢。“张小七道。

“是啊,前段镇子上又新开了一家酒楼,我们的客人越来越少了。“朱大路道。

“加上前面开的那几家,你们估计没活路了,要塞之路,人来人往,你们居然能经营成这样?真是佩服佩服啊。“张小七言语不无嘲讽。

朱大路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长叹了一口气道:“谁说不是呢,不过上官掌柜好像没有放在心上呢?“

“没有收入,靠什么支撑酒楼呢?”张小七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哎再这样下去,我的飞龙刀法恐怕都学不成了。”朱大路又长叹一口气。

“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张小七一脸坏笑道。

“就你能出什么馊主意,说来听听。“朱大路有点不信。

“你不是总说精益这,精益那,说不出什么道道么,我今天就给你用精益之道分析分析你们酒楼的生死存亡。“说到这,张小七一脸严肃的样子。

<未完,待续>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