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的传说》第二章——消除浪费,唯快不破(1/2)

第二章——消除浪费,唯快不破(1/2)

只有阳光是最公平的,不管你这个人是不是快死了,都同样会照在你身上,让你觉得光明温暖。

杨凡正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这样的天气刚刚好。

师傅告诉他,他是在一颗大杨树下,被师傅捡到的,当时的太阳跟今天一样明媚,没有一丝的悲伤,师傅还说取名一个凡字,希望他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就好。可是师傅也说,一个人要成为怎么样的人,全都要看他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杨凡希望自己可以不平凡,其实他并不知道在他的血液里流淌的本就是那不平凡。

于是他对一件事情非常感兴趣,然后他对这件事情变得狂热,那就是练剑。当他开始能拿的动剑的时候,就开始拔剑,虽然每次都很吃力,但是他依然感到兴奋,师傅对他说,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去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

他不明白师傅说这些话的用意,但这不妨碍他的兴趣和兴奋,他的追求完美。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师傅山上采药,山下静修,从未间断,因为师傅说精益之道先修心法,再修招式。

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是很懂,总是缠着师傅教他一些招式,师傅坳不过他,便教他一招半式,可是他却总也练习不好,偶尔招式到位,下一次却怎么也使出不来。

师傅说,世上之人练武都贪图快捷,追求招式的新奇,却往往忘记了练武的根本在于根基,内功心法,一味的追求捷径便会本末倒置。

渐渐的他明白了,从此不再缠着师傅教他招式,而是静静的练习内功心法。
不过这些年来师傅只交给他这一招—风流云散,十七年来,他每日每夜所练习的也只有这一招,但他从未感觉到过厌烦,因为即使这样,他还是赶不上师傅。

师傅说,凡事不可追求快,欲速则不达,唯有慢才可以更快。
于是,十七年来,他所练习的一直是慢。

昨天师傅说他可以练如何快了,可是他却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但师傅说,等待有把握做一件事情,就意味着永远的等待,他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
这时候,月亮跑过来,用舌头舔舔他的脸,意思是该去吃饭了。月亮是一条终南山的野狼,已经7岁了,是他去终南山顶练剑时候捡来的,也是这十七年来唯一的朋友,永远不会背叛他的朋友。

当他把月亮抱回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师傅会责怪他。

但师父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凶险的并不是狼,而是人,因为他有欲望,也有要满足自己欲望的欲望。而狼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诚的动物,如果失去他的伴侣,他会彻夜不离,哀嚎悲泣,可是人能,却恨不得立刻有了新欢。

杨凡从草地上起来,抱抱月亮,说走吧,回家吃饭,看看今天师傅做了什么好吃的。

月亮摇摇尾巴,跟在杨凡后面,脚步轻盈,五月的山上,一片绿色,娇艳欲滴,呼之欲出,他摸摸脖子上翡翠玉扣,比这绿色还翠。

师傅说,那是发现他的时候,脖子上就系着的,应该是家人留下的信物。这翡翠玉扣不同于其他的玉扣,上面雕刻了一只眼睛,栩栩如生,如果长时间盯着,会有一种被催眠的感觉。

翌日的山顶,依然阳光绽放,微笑如花。
“今天练剑,可有把握?”
“有九成把握。”
“为什么没有十成?”
“因为你是师傅。“
“你学的是杀人的剑法,眼中为何有师傅? 接剑。”

杨凡接过师傅抛过来的剑,漆黑,狭长,很自然的贴合在手中,剑在杨凡手中抖动不止,发出萧萧之声,瑟瑟而吟。
“师傅,这剑为何声声作响?”

“这剑唤作流光,乃为师当年夜遇星损,拾得玄铁,请江湖神匠铁臂铜锤所铸,因划空而过,剑锋如闪,为师唤它流光,此剑三尺七寸,重七斤七两。曾与为师征战多年,饮敌人之血无数,如今为师传剑于你,它是舍不得为师,故而发出萧瑟之音。不过它也告诉为师,它将服从于你这个新的主人。”

“师傅…”杨凡看着师傅空空的右臂不忍道。
“不必多言,出剑。”独臂人道。
“师傅…”杨凡依然站立不动。
“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何必婆婆妈妈!出剑。”独臂人道。
“得罪了师傅。”杨凡应声而动。

此时风起,只见杨凡静如泰山,神色不动,一剑指天,身子随之腾空而起,人随剑起,在空中划出一圈剑光,如云帆朵朵,漫天而来,层云汹涌,只见剑光闪耀直奔对面的独臂人而去。

独臂人并不惊慌,左手木剑直奔飞来的剑光而去,“啪”的一声木剑已经贴在流光剑上,只见杨凡在空中身形一转,剑如疾风,破云而出,点点剑光,唯有破云之式乃是夺命之剑。

那独臂人迎剑而上,却不料杨凡龙吟长啸,这使出的乃是虚招,后面才是真的破云之式,独臂人心中一惊,要想再退已经来不及,只听“扑”的一声,独臂人的木剑被削成两节,而独臂人的肩膀也被划出一道口子。

“师傅..”杨凡赶紧收起剑来,跑到那独臂人跟前。

没想到那独臂人反而仰天长笑,“哈哈哈,妙哉,妙哉!”转身对杨凡说道,“这是身法可是自创?”
“师傅,我….”
“为师不是怪你,而是为你高兴啊。虽然这么些年为师只教你一招风流云散,定知你心有不甘,肯定会取道大自然,看来你已经自知如何问为什么了啊。”

“这招风流云散虽然是一招,但博大精深,徒儿我不能一一领悟,便把它拆解出来,每日反复研习。那日在山顶看到苍鹰捕食野兔,在苍鹰快要接近野兔伸出爪子的时候,那野兔突然一蹬,苍鹰被蹬走,可是那苍鹰不死心又扑过来,可是这扑确实虚的,等兔子的腿蹬完,苍鹰那才使出真的抓,把兔子抓走了。”

“不错,很仔细的观察。”那独臂人点头微笑的道,“精益之道就是讲究现地现物的观察,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有所改善。”

“于是徒儿就想,如何在这一招里面,不断拆解,慢慢衍生,毕竟师傅你对此招太过了解,不然我怎么赢你。”杨凡此刻也露出笑容,顽皮的说道。

“但我观你用此剑尚有不足。”独臂人道。
“师傅何出此言。“杨凡虚心的问道。
“为师刚才不是说了吗,此剑乃专门为为师打造,七斤七两,三尺七寸,是从师傅的身高,体重,臂长都全面做了考虑。“
“这便是师傅常提到的人剑互动吗?“

“正是如此,若要唯快不破,不能光从招式,内力入手,兵器的好坏长短,自己用起来是否贴合都是必要的因素。“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小孩就应该拿小孩一般重量身高之剑,对吗?“

“正是这个道理。”

“那该如何,此流光剑又不能重铸。“

<未完,待续>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