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编伴我20年的秘籍

导言

为准备与一家富盛名于多年前即开始学习丰田生产方式公司的交流,我思考要如何进行?看过其现场之后,还是老方法,从与对方一起学习「绘制物与情报流图」开始!这也是原田总经理教我的方法:「先别去管人,先处理『物的停滞!』要改变人,人一定会抱怨,物则不会。犯不着为了做正确的事,却惹人厌。」备课《学习观察》时不禁手痒,就忙了一个月,顺便把它编辑成了容易在现场使用的小手册,并请朋友试读、试用,看起来还不错!于是在小手册后写下了以下的「编辑后记」。再次的提醒了我「与其追求新鲜,不如学透基本。」


作者:李兆华
全文字数:1515
阅读时间:5分钟


时隔15年,再度编辑本书,的确有温故知新的感觉。

1998年底,上司远山保宣副理归任丰田之前,带着我们到台中的建上工业tps活动时,随手画了张后来我才知道的「物与情报流图」,对着我感叹道如果你们能有画这图的能力就好了。

1999年,原田前总经理在白板上写着、画着物的四种状态,提示要减少停滞、堆栈时,我惊觉这好像与远山副理曾画过的很像,而开始试着在刚开始兴起的因特网上搜寻,找到了le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绘制价值流图vsm」文章而如法泡制地学习。在公司内活动时,现学现卖地用了出来,原田前总经理一看,很吃惊地说:「哇!你也会画啊!」于是开始了我持续到现在的学习,每次访问工厂时总会画上一张。2006年,在台湾协助赵克强博士出版《学习观察》时,作者john shook也来台湾参加新书发表会,那是我们三人的第一次见面,也建立了后来的不解之缘。

2013年起,国瑞汽车接受工业局的委托,辅助功能机产业导入丰田生产方式,本书即成为最简明的转型「流动化」参考书之一。也许也因此关系,买光了出版社的库存,但出版社却不再印刷而告绝版。

为了能延续我的学习经验,并让有缘人能有所依循,我决定根据繁体字中文版编成容易使用的讲义,以利大家学习与tps的传承。

正好此时,好友成泽俊子女士给了我如下的背景补充:

1、vsm不是发明于本书第一版书成之时的1998年,1970年代即开始使用于丰田内部。

2、1998年6月learning to see出版之后,成泽女士有机会针对vsm请教张富士夫先生:「张先生,这mono-jo(物与情报流图在丰田的日文发音简称)是你与生产调查部的同事们发展出来的吗?」张先生微笑地说:「喔!令人怀念的话题,john写了这本书啊!这是个秘密,但他应有写出来的理由。至于是谁发展出来的,我们从未想过。但这样的图的确是我们做成的。」

3、多年之后,john告诉我:「mono-jo最早是丰田生产调查部的同仁为了准备『tps自主研』或支持活动,第一次访问对象公司时所做的备忘录,以总括地叙述对象公司的生产系统。」一直到1980年代,mono-jo只被生产调查部的tps专家们使用,逐渐地扩散给参加生产调查部所规划活动的人,但仅口耳相传而无标准的绘制方式。

4、1990年代起,我们在不同的丰田集团公司中,逐渐地看到了现在我们所常见的现状图、未来理想状况图。

5、的确是lts将mono-jo赋予了vsm的名字。也是因为本书,越来越多精实社群的人开始熟悉「绘制价值流图」。丰田生产调查部的人也开始思考「为什么丰田没有正式的vsm课程?」而在2000年代,如同toyota business practice(tbp)般,丰田规划了正式的vsm课程。

躬逢其会的参与了丰田与lei发展价值流图的过程,多年以来也身受其惠,更让我决定将这本书分享给大家。

首先,为与已出版的版本有所区别,将此讲义改名为「学习观照」,当初翻译learn to see时,就有此意,取其意喩「观察see+关照care」,2006年与john见面时曾讨论此事,john也赞成这个名字。

本书图表众多,编辑起来又得学习、试错许多word的功能。更着眼于「按需印刷、一本也印」的形式,可随时修改,因此未来的译文与编辑将持续进化,以利大家的活用。

编辑期间,感谢邱隆盛、傅学保、王国展等先生的试读与回馈。还有林世荣先生的试用,并回馈:「多年以前,曾接受过相关课程的培训,但仅止于此而已,重新学习之后,才发现竟然这么有用。」

与原版比较,尺寸由a4改成了a5,字体也放大了,目的是为了能更方便携带,容易随时翻阅,让想学习的人都能更顺手的学习与活用。

回归原田前总经理的指导:「先改善『物的停滞』,让物畅其流,大家身受其益之后,自然愿意投身于更高水平的改善。」期待大家可根据本书的方法改善自己的职场而乐于工作,个人与团队、公司因此同蒙其利。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