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峰会感悟(3):虽然没有丰田总工程师,但你可以通过训练获得他们

既然本次峰会的主题包含了人才培养,那么前面几篇文章索性就都把关于人的文章写完,后面在写关于智慧转型的。

本次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案例,因为在儿子六一活动演讲的时候,我提到了一个词,就是还原教育本来的样子,那么什么才是教育本来的样子呢?对于学校,对于企业来说,该如何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和员工呢?

台湾成功大学工业设计副教授-洪郁修所讲的故事给我了一些启发,听完分享之后,我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这么多工业设计师都在干嘛?

这个故事关于研发和人才育成,当然在我看来研发是仅仅是载体(关于精益研发的话题,会放在智慧转型之中去说),而真正的要素是关注于人,于此才能有这样的故事。

洪教授结合自己在惠而浦的工作经验,以及稻垣先生的启发,开发了一门可以培养类似丰田总工程师的课程,与其说是课程,倒不如说是一门实践。

当然对于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产品,可以直接套用,对于工业零部件产品来说,我们更看重的是培养的过程以及思维的培育。

我们先看一下精益产品开发框架(lpd),这让我看到很早就摆放在书架上的几本研发的书籍都落满了灰尘,内心着实愧疚。

而此框架的演变是基于下面的问题而来?切记这一点,学会提出好的问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问题1:如何更好地发掘客户的真实需求,从而在产品概念设计上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提高做出爆款的可能性?

问题2:如何将产品概念与设计无缝对接,同时通过前期的集合设计和快速实验,提前解决核心技术问题,让后期的细节开发更加高效地完成?

问题3:如何提炼和总结产品开发过程中的关键知识和经验,使其能够被其他项目反复使用?

问题4:如何培养产品规划人员和产品开发人员的能力,让他们能够快速抓住事物和问题的本质?

基于这些问题,基于这样的框架,一门课程的实践就诞生了。(这有别于dt的设计思想,我也会在后续的文章说明

更关键的在于创造性的思维,类比的思考,结构化的模式,几个月的时间,让设计的小白,到工业设计的大牛,每一个担当总工程师,因为考虑到原型设计的难点,直接在现有的基础上改良,但是结果也是非常出色的。

例如,从客户的角度出发,思考了吹风机风量的问题,为何收纳线不容易收纳的问题等等,做了很多次实验,考虑不同的学科,这就是实践的价值,但是若是没有如此育人的思想,恐怕也不会有如此的成果。

其实最大的好处在于精益思想的提前教导,我想这是最大的价值,让在学生时期就接受正确的思维去做正确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更有价值呢?

即使到了社会,自己人生开始的时候,拥有这样的思维,应该是能够战胜很多阻碍的吧。若是等到成人思维再去接受洗礼,恐怕转变的勇气需要更大的付出。

这就是我最上面提到的教育的本来的样子,那么回归到企业之中呢?

我们该如何做,该如何训练我们的总工程师呢?

我还是想回到丰田训练员工的方式上,这在我多次的文章里面都提到过,就是通过不同层次问题的训练,最终回归到人的本质上来——成长。赋予一个人成长比其他任何方式都更有价值。

尤其是关于愿景课题的训练。

“丰田是从全球形势切入的,然后不断的深入思考目前的形式与现在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例如:全球的经济形势如何,以什么样的趋势发展。

受其影响,全球的汽车行业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今后日本的经济和汽车行业会处于什么样的情况。

根据上述内容,丰田汽车公司要怎么发展,怎么做。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所在的部门要怎么做。

就像这样,从世界形势出发,一直分析到自己周边的情况,最终找到前景指向型的问题解决方法。

是不是很少看到这样的方式,经常听到的话语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领导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当然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本分,但是对于公司培养人才的体系来说,下级领导者越早接触更高的视野就会越有信心,这样的做法在一些家族企业其实是常见的。

为什么阳明先生的心学可以在日本发扬光大,我认为日本人是善于思考的,而且执着其用,而国人是逐利的,那种商业氛围浓,我就去学哪一个,很难做到以终为始,这样反复,就相差甚远。稻盛和夫的学说来自于西乡隆盛,而西乡的哲学就是来源于阳明的心说,所以…

你所在的企业的培养方式是什么呢?有哪些独特的地方呢?这些可以成为你们的竞争力吗?

分享至:

如有反馈,请邮件联系电子游戏产品: